避免“不同而争”

作者:散文居士 发布于:10:31:09

同一条马路,葡人命名“亚美打利庇卢大马路”,华人称之“新马路”;葡人心目中的“中央路”,中国人称之为“龙嵩街”;同一条巷子,葡文是“受苦巷”,中文是“恋爱巷”。

    澳门人似乎早已习惯于对同一件事的不同表述,在同一空间里各行其事。这也许正符合孔夫子所说的“和而不同,不同而和”的君子精神。君子就是懂得尊重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历史上,正是因为那种宽容,让澳门这座小城在文化上变得广阔。正是因为不同,在动荡中接纳了逃难者,成为逃难者的中转站。同样因为这种不同,让澳门成为改革开放初期的经济源动力之一。也正因为对“不同”的尊重,使澳门成为“一国两制”的模范。

    这种心照不宣的容异模式,不但让中西文明的交汇变得可能,还让澳门成为一个理想的文化交流合作基地。

    正是对“不同”的寛容,成就了澳门的不同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承平既久,人们开始忘却这种“不同”的可贵,总有一些人希望抹去历史形成的“必须的差异”。

    古希腊有一种极有意思的“陶片放逐制”:由公民大会投票把某个有巨大影响力的人放逐,五年后可返回城邦,也可被城邦召回。这种放逐制是对异见者较人道的处理方式,其中更显示了古人对人性和历史的洞悉:那些现在看来不可调和的矛盾,往往只是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面对尖锐矛盾之时,真正的智者懂得制造一种必要的距离,实在不必动不动就大动干戈、以死相搏。沉醉权斗数千年的思维习惯,确实难以理解多元共存的方式。双方闹得面红耳赤,外人看来实属无聊的争执;站在历史的高度,更可能只是一连串愚政的交响乐。

    “不同而和”是君子之道,对某些人也许是奢求,但至少要懂得与“不同”保持距离,才不至于演变成“不同而争”的闹剧。

    凌谷

参考网址:
  
  • 孟管荀三子所见尽同
  • 母亲节
  • 深圳会计实操培训哪家好
  • crayon怎么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