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情子野 神识阮咸

作者:散文居士 发布于:10:31:32

深情子野,神识阮咸。

    阮咸的“咸”字是一个独立的韵部,《龙》书的十五咸韵,算是二十四番花信风,开到酴釄。不过今天说的不是花,而是有关音乐的故事。

    《世说新语 · 任诞》第四十二节:“桓子野每闻清歌,辄唤‘奈何!’谢公闻之曰:‘子野可谓一往深情。’”桓子野,即桓伊,字叔夏,小字子野,晋谯国铚(今安徽省宿县西南)人,少有才艺,又善声律,累迁豫州刺史,赠右将军。估计他喜欢声乐,因为文章说他每闻“清歌”,这是没有乐器伴奏的歌唱。他每逢听到好的清唱,就抚掌击节,频呼“奈何”相和。为什么他呼“奈何”?照字面解释,奈何是如何,屈原《九歌 · 大司命》:“愁人兮奈何”。意谓烦恼忧愁又怎么样?以《九歌》这“奈何”作为桓子野听清歌而呼的“奈何”的诠释,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,桓子野的“奈何”实为无义之声词,只是歌者唱罢,听者欣赏之余,呼此相和而已。文中的谢公闻之曰:“子野可谓一往有深情。”这谢公即谢安。正因为谢安这番话,后来被浓缩为“一往情深”这句成语,流传千古,至今人们但记谢安之言,反而不知桓子野放达的风光。

    神识阮咸的阮咸是一种乐器,长头十三柱,形似今之月琴,相传为阮咸所造。阮咸,晋尉氏人,字仲容。阮瑀之孙,竹林七贤之一。任散骑侍郎。放达不拘,妙解音律,善弹琵琶,《世说新语 · 术解》说荀勗善于分析音乐,当时称之为“闇解”(暗与理合;自然的理解)。于是他谐调乐律,订正朝廷的正乐,凡是宫廷奏乐,声调没有不和谐的,但阮咸听过,称之为“神解”(神妙的悟解),内心总认为不调协。荀勗既恼亦恨,就把阮咸调往始平郡。后来有农夫在田野间得到一柄周代的玉尺,是当时的标准尺。荀勗用这玉尺检查自己所校正的钟鼓、琴瑟、磬、箫笙等乐器,才发现短了一粒黍米的长度,于是他才佩服阮咸神妙的见识。

    冬春轩

参考网址:
  
  • 孟管荀三子所见尽同
  • 母亲节
  • 深圳会计实操培训哪家好
  • crayon怎么读